当前位置: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 农村金融 >

    向精深加工要效益 ——山西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

    时间:2020-06-26 19:51 来源: 作者:木木

    6月14日,山西翼城县唐兴镇东关村水肥一体化试验田亩产达790.2公斤,刷新了山西省冬小麦单产历史最高纪录。

    当天,晋中开发区山西海玉园食品有限公司门口排满了等待装“海玉石头饼”的货车。这款由面粉在石头上烘焙而成的面点,是当年晋商行走茶马古道必带的干粮,有“万里茶路万里饼”之说。

    海玉园投资2000多万元自主研发的全自动石头饼生产线,既保留了石头饼的传统口味儿,又实现了工业化生产,创下了“南有大米雪米饼,北有海玉石头饼”的业界奇迹。

    农民创建绿色原料基地、企业研发产品打造品牌。这个全产业链发力的故事,是山西聚力农产品精深加工十大产业集群,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的缩影。

    去年7月,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提出,农业产业要紧跟健康需求和时尚消费潮流,打造酿品、饮品、化妆品等农产品精深加工十大产业集群。

    “这解决了山西特色农产品如何从基地到餐桌、茶桌、电脑桌和梳妆台的问题。”今年5月,履新不久的山西省农业农村厅厅长鞠振提出了以“三优三建两提升”为抓手,推动十大产业集群建设的思路。

    由此,山西省委、省政府高位推动特色农业高质量发展,重新整装再出发。

    精深加工补课“小短弱低”

    去年底,山西省农产品加工产值达1935亿元,尽管十年的时间翻了两番,但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在全国排名仍然靠后。

    “产业规模小、加工链条短、品牌影响弱、配套水平低。”鞠振说,“比如,山西全省的肉制品加工产值是200亿元,同行业的一个河南双汇产值已经是500亿元;再比如,山西的酿品产业集群产值是210亿元,四川五粮液产值甚至已超千亿元。”

    据介绍,山西的加工链条短主要表现在过度依赖初级原料和初级加工产品。山西省是小杂粮王国,但是仅有15%的杂粮经过以分拣、包装为主的初级加工阶段,其余都是以原粮的形式进入市场;果品商品化处理能力仅占总产量的5%,产后加工环节发展严重滞后;奶业停留在为外省奶企供应奶源的阶段。

    山西的公用品牌价值较低,万荣苹果的品牌价值是45亿元,吉县苹果是15亿元,与五常大米的670亿元品牌价值相比,悬殊太大,而且山西的品牌多数是省内地域性品牌,在全国的影响力亟待提升。

    全省高粱实际种植面积130万亩,距离酿造企业200万亩的需求差距很大,汾酒用的高粱原料,很大比例都是外省调入,不仅是酿造用高粱,其他产业也存在配套水平低的问题。

    近3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山西,都对农业农村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山西农业要走“特”“优”发展的现代化之路。

    紧扣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准把握山西农业“特”“优”禀赋,去年7月,楼阳生提出了山西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十大产业集群的战略,推动农业实现“五个转变”,全面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蹚出一条山西现代农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新路。

    “五个转变”即由生产型向市场型转变、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家庭型向融合型转变、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靠山吃山型”向“两山理论型”转变。

    “农产品精深加工对上游可以倒逼种养基地实现原料的标准化和优质化,中游可以研发生产出适销对路的高品质产品,对下游可以促进流通业和服务业发展,是山西改变产业化小短弱低现状,打造新的支柱产业和富民产业看得见、摸得着的路径。”鞠振说。

    产业新政孵化最优环境

    横起来有多远的距离,竖起来就有多高的空间。5月22日,山西省农业农村厅召开农产品精深加工十大产业集群工作座谈会。会议提出,全省要以“三优三建两提升”为主抓手,加快推进十大产业集群建设。

    所谓“三优三建两提升”是指,优化政策体系、优化产业布局、优先发展骨干企业;建项目、建基地、建品牌;提升产品创新研发能力、提升产业集群综合效益。

    在优化政策上,农业农村厅要求各市对照省里已出台的文件,加快构建科技、金融、人才、流通、政策“五位一体”政策要素保障体系,重点解决政策扶持力度不聚焦、不解渴、落地难等问题,强化园区用地、企业发展用地、农用设施用地空间规划和指标保障,厚植十大产业集群发展的政策土壤。

    同时,提出推进农业担保体系建设,降低担保、再担保、反担保门槛,重点解决好农业企业抵押难、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据介绍,今年山西省拿出了1.3亿元,用于支持十大产业集群骨干企业自建项目和重点项目贷款贴息和奖补,此举可撬动银行信贷和社会资本近30亿元的投资规模,晋中市本级财政预算产业集群发展资金7000余万元。

    在优化产业布局上,要求各市紧扣省级“南果中粮北肉东药材西干果”布局,重新梳理比较优势,差异化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尽快形成各自独特的“高原”和“高峰”。

    龙头企业成势,产业集群才能成型。在优先发展骨干企业上,山西优选了60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作为推动十大产业集群的中坚力量,要求各市县尽最大努力服务企业家、最大限度关怀企业家,全力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努力打造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三农”企业家队伍。

    下一步,山西省将采取省级背书,各市招商的办法,将国内农业龙头100强企业和全球乳业20强企业引进山西。

    企业主体拓宽产业新路

    “企业主体之下,项目是产业集群发展的支撑,基地是产业集群发展的基石,品牌是产业集群发展的翅膀,三个要素的合力是农业产业化高质量发展的引擎。”鞠振说。

    今年在建项目上,山西省遴选了35个重大农业项目作为省级标杆予以支持,其中14个为十大产业集群项目,总投资达38亿元。明年,山西省还将提高十大产业集群重大项目支持力度,对优质项目重点支持、持续支持,没有项目的将不予支持。

    在建基地上,未来五年山西将高标准建设酿造用粮、饲草、中药材3个100万亩示范生产基地,实施果园沃土工程800万亩,建设药茶原料示范生产基地3万亩,打造标准化奶牛、生猪、肉羊示范场450个,引导农户、合作社与龙头企业利益联结,为产业集群而种养。

    在建品牌上,山西启动了“晋品晋味·助农益农”农产品百日消费季活动,有效提升了十大产业集群重点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彰显了山西省主动转疫情之危为品牌之机的信心和决心。同时,山西将按照“区域公用品牌+企业产品品牌”的双轮驱动模式,逐步提升“晋字号”品牌含金量。

    同时,山西将在提升产品创新研发能力和产业集群综合效益上着力。鼓励企业加大科研投入,瞄准“90后”“00后”主流消费群体的需求,研发“晋字号”产品;要求产业集群建设要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统一。

    “省级层面,山西将以药茶为突破口,聚力打造药茶产业集群、药茶精品爆品,抓住品牌、质量和标准这3个关键环节,把药茶产业发展为健康产业、支柱产业、富民产业,不断丰富山西药茶品牌内涵。”鞠振说。

    地市层面,忻州市围绕杂粮食品产业、饮品产业等六大产业集群,总投资120亿元谋划、储备和实施了26个项目;

    投资2.86亿元的浑源县双胞胎生猪养殖项目和投资3.15亿元的广灵海高1.5万头乳肉兼用牛示范牧场项目均已投入运营,开启了大同市打造肉制品、乳品两大产业集群大幕;

    长治市重点建设了10个标准化绿色优势原料基地,正在打造以振东制药、太行药业等为领军企业的中药材、药茶产业集群;

    “晋城市以连翘、黄芩、桑叶、紫苏等为主的药茶已注册品牌12个,上市产品50余种,药茶产业正在成为晋城农业的强力引擎。”晋城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武小雅说。

    雁门关外、太行山上、吕梁山脚、黄河岸边,处处迸发出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的活力。

    上一篇: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陕西澄城县打好特色产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联系人:陈生 手机:131432999933 QQ:53332389
地址:中国广州白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