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 城商行 >

    一份关于走西口的独家记忆_户外

    时间:2020-04-16 16:58 来源: 作者:木木

    作者:水灵灵0508   8732人关注 2020-4-13 09:44 活动主题:回归初心,走西口
    徒步时间:2019年10月3日——10月5日
    徒步线路:右玉云阳堡—黄土堡—杀虎口
    参与队友:曹东家、FF、子君、老贺夫妇、徐锦及其儿子小田、魏部长、觉悟、超越、起名字很麻烦、窟野河、荆总夫妇、水灵灵,共计15人
    具体行程:
    10月2日:
    各地—右卫古镇
    从上海、北京、杭州、陕西榆林等各地的队友分成三队集聚右玉县的右卫古镇。
    老贺夫妇是最早到达的,他们清早赶飞机从上海到太原,再一路开车游逛雁门关后直奔右卫古镇,虽年近六旬,却不停地在群里发布他们的照片,还煞费苦心地将六年前走西口的照片也都发布出来,像孩子般满脸灿烂笑容,颇具情怀,即便还未谋面就早已深受感染。
    曹东家和他的两位老友午饭后从帝都自驾出发,由于国庆,花了4个多小时才冲出车堵离开北京,到达右卫已是晚上九点。
    剩下的队友从各地齐聚太原后再一路开车直奔右卫,到达目的地已是半夜。
    还记得,好不容易到达这座小镇,却找不见酒店位置,酒店电话也无人接听。
    于是,只好给曹东家打电话,结果他声音兴奋,一听就知道还没睡,电话里详细地告知我们具体方位,然后他过来迎接。
    当我们一下车,凉意袭人,不愧为塞北,但让我们惊喜的是,一抬头就仰望到满天的繁星,轻盈可摘,甚是惊艳。
    一边感叹着已是许久不曾见到这样的星空,一边瑟瑟发抖地拎起背包跟着东家走。
    披着秋凉,带着惬意,夹杂身体的疲惫,躺下即入睡。

    10月3日:

    右卫古镇—云阳堡—黄土堡,徒步约23公里,爬升近600米

    尽管大多队友昨晚夜半才至右卫镇,亦早早地就起床,开始闲逛。

    我们入住的玉林书画院是右卫乃至知名的写生基地,由原右玉县城关粮站等改造而成,常有油画展览等。

    早上八点半,正当我准备一一去敲门叫醒大家时,发现都已早起,房间无人。

    除房外,途经旁边的操场,才陡然看到队友们都正在游览院内的古建筑,在宝林寺一侧拍照、交流和讨论。

    见大家兴致高涨,便凑个热闹,顺带提醒大家该收拾退房了。

    退房后,我们在古城内找了一家早餐店吃早饭。

    右玉最有名的美食莫过于羊肉了,美味的羊杂、羊汤面自然成为了大家必点的饭菜,热热乎乎,吃得不亦乐乎。

    我和东家临时租用了两辆面包车,待大家吃完早餐便开始坐车前往徒步起点——云阳堡。

    我们分成两拨,挤进车里,车行驶在大道上,道路两旁是两排高大的杨树,树叶满布金黄,随风飘动,秋天的感觉就这样像一幅不太真实的画展现在车窗之外。

    不由得回忆起,7月份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一片青绿,转眼树叶都变黄了,金灿灿的,原来秋天来了。

    在一个拐弯处,司机师傅担心后面的车会走错方向,便停下来等等他们。

    停车的间歇,我们忍不住要求下车,迫不及待地一饱眼福,满眼的金黄,满眼的秋,惊艳着我们的眼球。

    带着欣喜,对走西口无意间更多了一份期待。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这次徒步的起点——云阳堡。

    碧空如洗的蓝天下,历经风雨剥蚀的古堡还依然屹立着,虽只剩下垒砌的黄土,却不乏昔日的庄严,令人感叹和敬畏。

    我们聚集在石碑旁,合影,留念,相互介绍、认识,也算是完成徒步前的一场仪式。

    没有来过黄土高坡的队友们纷纷跑到古堡的城墙上,好奇地探个究竟。

    堡内早已空无一屋,只剩下孤守城堡的老树,凋零着。瓮城和堡墙还基本保存完整,但包裹城墙的石砖已毫无踪影,只剩一片突兀的黄土残垣。

    不免想起,数百年前金戈铁马的边防堡垒,恍如隔世,残留的黄土夯墙仿佛还在发出叹息,感慨着岁岁年年的沧桑变幻。

    正如队友窟野河所说,置身于空旷的城堡,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太苍凉。

    是啊,历史变迁,人世无常。从皇城福地、边防重镇到偏僻山村、古堡废墟,这座城堡已走过一段段不同寻常的历程。

    青山依旧在,几度兴废事。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

    奈何,世事如此,岁月无情,关于古堡的故事还会流传,会被世人铭记,这或许也是一种价值。

    至少,在我们今日这帮徒步西口的徒友心中,会记得这里曾是我们西口之路的徒步起点。

    最年长的老贺同志头上裹着头巾,扛着大旗,一副冲锋陷阵的模样带头走在队伍最前面,我们纷纷也拿着旗,紧随其后。

    路旁大片绿油油开着小蓝花的胡麻已完完全全蜕变成灿烂的金黄色,秋收的气息随风迎面扑来,胡麻熟了,还没榨油就已泛出阵阵香味……

    我们沿着土路,边聊边走着,不冷不热的天气刚刚好,秋天的右玉总会不经意地让人感受到惬意。

    不觉间,我们就走到一条沟壑边,向下看是布满草的深沟,沟壑对面又是平坦的黄土地。

    走在最前面的东家和老贺夫妇早已在沟底停下,等着后面的我们。

    朝对面望去,是一大片颜色错落有致的树林,红黄交替,树叶随风摇曳,瞬间觉得有种“北疆喀纳斯”的感觉。

    大家都驻足拍照,大概是都有同感吧。

    我们沿着崖边,找到安全的缓坡后陆续慢慢地下坡,至沟底平坦处汇合,休整。

    一边补充着能量,一边用目光贪恋着黄土塬上的秋景。

    大自然也是够神奇的,平坦的黄土地,经雨水冲刷,就形成了这种千沟万壑的独特地貌。

    而更神奇的是,右玉人民数十年坚持植树造林,愣是把这大片的不毛之地建设成为美丽的塞上绿洲,创造了令人惊叹的生态奇迹。

    如若没有我们脚下的草和身边的树,和数十年前一样全是黄沙黄土,我们也就不会像此刻一样悠然地坐在草堆上赏景了。

    他们昔日的种树初心和那份使命感,为他们赢来了尊严和荣耀。

    而我们的初心呢?

    昔日的走西口是为谋生,是一份求生的欲望;而此时,我们的走西口,又是为何?

    十个徒友也许会有十个不同的答案。

    但我想,不管怎样,徒步是会给予人能量的,而“走西口”三个字,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渴求希望、追求希望和美好理想的积极力量。

    无论我们的初心是什么,都当以赤子之心去敬畏这样一条漫漫长路。

    带着自己的心灵,继续走吧!

    穿过一个村庄后,黄土地上一片农活景象:玉米地残留着被收割后的秸秆,打扮憨实的农民正低头挖土豆,远处还有正热火朝天地晾晒黍子和小米,一派秋收的祥和之景。

    我们走进土豆地里,最前面的东家和窟野河发现角落里有一小片的焚烧遗迹,残存的黑色灰烬中埋着些许土豆,这是黄土地上农民秋收时解决干粮的常用方法,烧点秸秆,煨些土豆,再带点自制的沙棘汁或温水,午饭就解决了。

    当得知地里干活的农民都已吃过土豆了,还剩下少量的还埋于灰烬中时,我们都好奇地凑过去,翻找煨熟的土豆,尝尝口味。

    热乎乎的,有些烫手,黑黑的,像烤焦的红薯,轻轻剥开,里边是嫩黄的,香味扑鼻,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粉粉的,好吃!

    于是,我们干脆都坐下来,乐津津地吃起土豆。

    吃完土豆,队友们还好奇地走近正忙活的庄稼汉,和他们亲切地交流起关于土豆的话题,不经意间还发现了未曾亲眼见过的“土豆王”。

    意外的发现总是容易让人觉得惊喜,没有抱有太高的期待反而会更容易收获到快乐,这或许也是一条值得我们去反复践行的快乐法则吧。

    在这收获的季节,农民收获地里的庄稼,徒步的人收获快乐,各有所获,都是欣慰的。

    带着满足和快乐,踏上走西口的征程,朝着远处的制高点——牛心山,前进。

    尖尖的牛心山呈倒三角形,有点像日本的富士山,远远地矗立在那,成为我们要抵达的目标。

    只要方向是对的,不停下脚步,总是能到达的。

    牛心山,因山峰较尖,极似牛心而得名,海拔1604.5米,山体由三棱柱石构成,土层贫瘠,据地质学家考证为死火山,也正因如此,才形成现在这样的锥体形状。

    牛心山,也曾是右玉的一大风沙口,且山底埋藏着大量的煤矿,但右玉一任又一任的县委书记极力倡导依靠种树来保护生态和土地,经受住财富的诱惑,坚决抵制挖煤,才让我们看到了现在被绿色覆盖的牛心山。

    到达山脚下后,我们这一拨人分成两路,部分爬山至牛心山山顶,另一部分在山脚下休息等待。

    山不算高,我们很快到达山顶,山顶有一座新修的寺庙,据说明朝时期为文昌阁和玉皇殿,但仅留下遗址。

    登高远眺,总容易心旷神怡。一旁的荆总和老贺热切地聊着他们感兴趣的政治话题,我和麻烦、超越远眺着四周的景,探讨着右玉的绿色生态问题,久不见一同上山的东家和子君。

    待看到他们人影后,我们便开始下山,去和其他队友汇合。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有过走西口经验的东家和老贺都瞬间深感时间紧迫,牛心山距离今天的终点还有一半多的路程,必须加紧赶路才能抵达。

    于是,他俩带队,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尽量减少夜路的徒步距离。

    队友中,徐锦大哥因爬牛心山时过急,已拉伤膝盖;首次徒步的魏部长脚底磨出水泡;最为年幼的小田似乎也没那么喜欢找虐受……

    好在大家都没在这时提出放弃,都在坚持走着,哪怕心里有过念想。

    一次次翻沟,穿越树林,跨过荆棘,一点点地坚持着。

    老贺夫妇、超越和东家早已没了踪影,我们便渐渐失去方向感,在遇到岔路口时,开始迷茫,无从选择。

    大概的方向应该是往西往北,我便壮着胆子,带大家向北走,先出树林,再翻沟。

    但当我在最前面看到有一大群羊时,好像觉得不太对劲,便给东家打电话,沟通彼此的位置。

    费哥提出应该是继续向西行走,快速走到西边,远远望去,好像有看到东家说的白板房。

    越过一座羊圈,正要继续往山坡上走时,被后面的东家给叫住了,并示意我们赶紧翻回,在羊圈前左拐。

    东家已向路边的老乡问过,左拐翻沟是最近的路。

    沿着窄窄的路,下到一个大缓坡,成片的沙棘丛林密布,挡住了过路。

    秋日里的沙棘长势最为旺盛,枝杈繁多,金色的沙棘果也遍布其间,每条枝杈都密集地长着尖刺,傲然地姿态,如战士般,保卫着它们丰盛的果实。

    它们应该不喜欢被践踏,当然,谁都不喜欢受到伤害。

    这么一想,浑身便充满斗志和力量,好歹和沙棘刺拼一把,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东家和窟野河拿登山杖和背包压住枝条,我往里钻,钻过一小片沙棘林后,发现四周还全都是沙棘,而前方到底还有多大面积的沙棘,根本看不清,也看不到边。

    后面的队友看到开路情况并不乐观,而天色已黑,一致劝解我们放弃探路,原路返回走大道。

    东家也说,放弃吧,即便我们少数几个人能穿过去,后面的大多数人却很困难,还是返回吧。

    天色黑的太快,只不过是转眼功夫,便已完全看不清路况,需要借助头灯和手电筒。

    前行,不要停下,即便你不认识路。为你指明路的,不是停止,而是前行。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走过夜路了,大概是有这么多队友陪伴,哪怕天空开始下起雨,似乎也没觉得有那么冷,心里很暖。

    就这样,第一天的行程带着些许狼狈却也不乏欢乐地结束了。

    勤劳质朴的杨支书及其爱人,热心地招呼大家吃饭、喝酒,笑盈盈地看着大家,热切地像是自家人。

    今晚,雨夜,可以美美地睡个好觉了。

    ( 本文作者 : 水灵灵0508 ) 123下一页
    静谧的古堡就这样屹立于层林尽染的山林间,满目沧桑,质朴而又低调地诉说着故事。走过漫漫长路,看到“西口古道”四字后,似乎一身的疲乏顿时消减,深感慰藉。合影,留念,还来得及逛一下博物馆,再回望一次西口之路。
    我们留恋着,尽情地拍着照,带着无限欣喜。然后,继续行走,不觉间也已看到右卫的路标。就这样,我们意外地提前进城了。。。掠过高大的城墙,进入右卫古镇。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走过夜路了,大概是有这么多队友陪伴,哪怕天空开始下起雨,似乎也没觉得有那么冷,心里很暖。就这样,第一天的行程带着些许狼狈却也不乏欢乐地结束了。[b......
    东家已向路边的老乡问过,左拐翻沟是最近的路。沿着窄窄的路,下到一个大缓坡,成片的沙棘丛林密布,挡住了过路。秋日里的沙棘长势最为旺盛,枝杈繁多,金色的沙棘果也遍布其间,每条枝杈都密集地长着尖刺,傲然地姿态,如战士般,保卫着它们丰盛的果实。
    热乎乎的,有些烫手,黑黑的,像烤焦的红薯,轻轻剥开,里边是嫩黄的,香味扑鼻,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粉粉的,好吃!
    而我们的初心呢?昔日的走西口是为谋生,是一份求生的欲望;而此时,我们的走西口,又是为何?十个徒友也许会有十个不同的答案。但我想,不管怎样,徒步是会给予人能量的,而“走西口”三......
    不免想起,数百年前金戈铁马的边防堡垒,恍如隔世,残留的黄土夯墙仿佛还在发出叹息,感慨着岁岁年年的沧桑变幻。正如队友窟野河所说,置身于空旷的城堡,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太苍凉。
    右玉最有名的美食莫过于羊肉了,美味的羊杂、羊汤面自然成为了大家必点的饭菜,热热乎乎,吃得不亦乐乎。我和东家临时租用了两辆面包车,待大家吃完早餐便开始坐车前往徒步起点——云阳堡。我们分成两拨,挤进车里,车行......

    上一篇:被选中,被吹捧,被追随,只是因为我是女人么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联系人:陈生 手机:131432999933 QQ:53332389
地址:中国广州白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