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 城商行 >

    四川小金县四姑娘山婆缪峰攀登日记_户外

    时间:2019-09-09 16:58 来源: 作者:木木

    D1 8月16日 星期五晴
    为了请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辞职,还好昨天领导批准了我的请假。在领导眼里为了攀登而辞职这是不敬业,但我在工作中却是很卖命并且追求极致的,因为我把工作也当成我的爱好,我尽量让它不枯燥并富有挑战性。在别人眼里我可能太冲动,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错过了这个季节我又要再等一年,我知道这是我的权力更是我的自由,我需要做到尽量不给自己内心的向往去增加任何的噪音,这样我才能真正感到自由、感到我自己还是个人,而不是一个圈养在城市里的梦想家。
    今天,我和劫色带领三个队员一行五人,从成都出发来到四姑娘山镇杨二哥家(云巅高山协作队登山基地),这也是我们登山队在四姑娘山的基地。下午6点下班,7点半才从成都出发,来到基地已经快晚上12点,少不了和二哥喝两杯。喝酒就应该和知己喝,喝的那不是酒而是思念、是说不出的味道、是喜悦。微醉的时候会情不自禁表露出“水浒”般意境、或是饱含泪珠的眼神交汇、或是高昂的气质以及所向披靡的豪情。
    D2 8月17日 星期六晴
    早上9点我和劫色带领三个队员出发前往四姑娘山三峰,老夏牵着两匹马托着我们的装备紧随其后,下午1点左右就到达了三峰大本营,在半路看到婆缪峰刺破蓝天,我默默的比划着去年我们攀爬的线路,遥望着即将要攀爬的线路和漂亮的山脊线。内心有激动也有恐惧,它的气势让我感到寒颤,同时虚荣心还是不经意间表露出来,指着婆缪峰给队员说:赚钱最快的方法如果天气好下周我就可能站在那个尖尖上。看到队员惊讶的眼神我就感到特别的快活,虽然我真的想低调的完成这次攀登。
    晚上吃过晚饭,我独自守望着夕阳斜洒在群山之巅,翻上一块大石头躺在上面,把冲锋衣的拉链拉得最高,衣领遮住鼻子,冲锋衣帽子扣过眼睛,然后推出一道缝隙,守望着最后一缕阳光的消失。不一会儿一团云雾随风,蜂拥而至,我们大家都钻进了帐篷,期待着凌晨两点起床冲顶。还记得那年我第一次攀登四姑娘三峰就坐在这块石头上仰望星空、满天的繁星密密麻麻一眼望去相互重叠,一条银河挂在眼前,那种震撼足矣让我喊出“去你的城市生活”,但现在看到四姑娘山的一切的风景都变的那么平淡、甚至无味,只能从队员惊奇与喜悦的眼神中捕捉到当年所体会到的美、震撼。
    晚上十点,队员大喊“我不行了”。原来因为起大雾,他怕冷就把帐篷拉得严严实实,导致缺氧而出现轻微的癫痫症状。我和劫色决定连夜把队员带下山,我知道我们的决定将决定队员的生死。从晚上十点撤到凌晨12点,每下降100米队员的症状就好转很多,撤到3800米他已经痊愈,证明我们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二哥开车到喇嘛寺接我们,回到家三人(劫色、我、二哥)喝酒到凌晨2点,随后悄然入睡,这一夜精疲力竭。
    D3 8月18日 星期日 阴
    今天7点起床就收到老夏带领剩下的队员冲顶成功的好消息,然后起床去昨晚下撤队员房间查看情况,队员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状态。下午冲顶队员也回到了家中,吃完饭就叫车把他们送回了成都。
    晚上我的好兄弟也是本次的摄影师—明少从江苏赶来与我们汇合,我们准备周一再休息一天,周二进山。双桥沟的二娃也刚为客户采摘了几斤松茸后来到二哥家与我们汇合。今晚算是聚齐了,他们都说我的状态很好,划拳把劫色喝吐了,还换了个场子据说把老辈子喝吓到了,或许是朋友两三欢乐无比,又或许是明白后面一周都没酒喝要过苦日子了。今晚算下来应该喝了有1斤半左右吧!
    我平时并不是那么爱喝酒,每次攀岩完我从不吃宵夜,因为我知道我一喝酒就会喝高,会影响第二天工作,在家每次运动完也最多喝一瓶啤酒解渴。记得当年和劫色认识也是在酒座上,10多个人都在欣赏我们两个人喝酒,那个气质高的吓人。最后心灵相通,相互给对方台阶下。所以酒肉朋友也可能成为搭档。
    D4 8月19日 星期一 雨
    这几天每隔不到两小时都要翻开天气预报APP不停的刷新,内心渴望它要么一直下雨要么一直大晴天。你们知道么?那种前面下雨后面晴的预报是很折磨人的!偶尔预报是阴天而实际又在下雨,烦、烦、烦。假如一直下雨,我们就计划转战西安去爬茄子峰(低海拔大岩壁520米 20段 5.11C,下一个假期再去完成它吧!),所以希望老天来个痛快,或许这也是无奈之下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很多事情是我们不能去控制的,我们是被动接受的,它就像一个公理一样存在在那里,我们何必去超这份心,此刻保持一颗顺其自然的心,显而易见会让我们减掉不少的烦恼。
    早上因为下雨所以就一直睡,睡到中午才起床,二嫂给我们一人做了一大碗臊子面,吃完后我们进双桥沟整理二娃的装备,再回二哥家整合好装备,开车把装备送到马夫家,马夫则周二直接给我们驮到大本营。
    D5 8月20日 星期二 雨
    早上7点就被雨棚上劈里啪啦的刺耳雨声所惊醒,打开天气预报APP却报的是晴天,后来是各种泥石流推送信息惨不忍睹,微信上四面八方的朋友担心不已,可我不想告诉他们我还在被窝里躺着玩手机,我知道他们此刻正在拥堵的上班路上同我聊天,我怕他们失去心理上的平衡,我怕他们羡慕得哭。
    这雨没有变小的意思,背夫打电话来告诉我们说雨太大了不能一早出发,他们要等雨停了再进山,所以今晚要和我们在营地挤在一起。
    下午雨总算停了下来,我们进入景区、走近喇嘛寺,一场大雨让景区里面空无一人,寺庙也空无一人。我们虔诚的围绕转经筒走了一圈,祈祷神的保佑。
    我们下午5点左右到达BC(牛棚子大本营),很快雨又下了起来,让我们希望的火焰像风中的蜡烛一样脆弱(这几天攀登根据小明的统计下来80多次雨)。四个人在蜡烛与头灯的照射下斗起了地主,那夜我是这么多次打牌唯一赢了的夜晚,最后我把这笔钱捐献给了基情。
    今夜,我睡在伙房旁,耳朵靠着窗台,眼睛从正前方簸箕大的缺口处望着外面,漆黑一片,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一夜思绪万千昏昏沉沉。
    D6 8月21日 星期三 阴
    天亮了,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大家似乎并不在乎这天气一样,一直睡到早上10点才有人起来。
    中午12点背夫把我们的装备背上C1,这时候雨还是断断续续,13点雨基本停了下来。我在营地实在呆得无聊,就和小明出发去了C1,劫色和二娃继续在睡袋里面做他们的白日梦。14点出发大概15点到达C1,这时候天空露出了一小片蓝色区域,太阳从这个缝隙投射下来,照亮了整个营地。我继续轻装向上行走200米来到攀爬起点,观察线路,岩壁上挂着2条瀑布,真是担心不已,好的是今夜水源充足。
    今晚早早的钻进帐篷,我和小明一人住一个帐篷,无聊就抽烟,这一夜我抽了一包烟,奈何越抽越寂寞。我打开帐篷外帐,侧躺着望向天空,今夜竟然满天繁星,心情随之好了不少,但寂寞总是挥之不去。我试着让自己去思考人生,但思绪总是杂乱无章。
    凌晨三点,又下起了小雨,雨打在帐篷上劈里啪啦的使我烦躁不安。
    D7 8月22日 星期四 阴
    早上7点雨还在下,8点停了,终于停了,起床烧水做饭,等着劫色和二娃上来冲顶。12点还是不见人影,2点还是不见人影,对讲机又呼应不通(最后发现是频率错位),我和明少决定把装备运输到攀登根部。当我们运输完装备准备下撤的时候,他们总算上来了。据说他们下面(离C1,200M)一直在下雨。
    今夜我们在帐篷里斗地主斗到12点,筹码就是草根,今夜真的腰酸背痛啊,真的比登山累啊。
    D8 8月23日 星期五 阴
    营地C1,今天计划5点半起床,6点半出发。最后大家还是一觉睡到了6点,这群人真是来睡觉的猪。7点从C1出发,8点来到技术攀登起点。起点是一个大光板,并且还有两条小水沟(前天的瀑布),幸好上面有一排挂片,我们可以用AD(器械攀登)的方式向上撸。第二段要向上5米然后横切到一个水沟,这5米有其他队伍留下的旧绳,二娃反复测试其可用性后沿着这跟绳子横切到水沟。劫色第二,可怕的事情是,劫色刚一用力绳子连同岩钉被拉到了我们面前,当时空气僵硬了几秒。我问二娃你什么感想?后怕吗?如果摔下去就是60米,并且底部全是乱石头。(标记,切记不再用前面队伍用过的绳子)
    负重爬了四段来到乱石坡,刚好遇到一群岩羊在光滑的岩板上乱蹦,瞬间感到自己的渺小。12点来到C2,我先上山脊修完明天要攀爬的第一条绳距,网上的攻略说这一段最难,爬完后信心大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然后就是休整营地、营地卡拉OK.
    D9 8月24日 星期六 晴
    冲顶日,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睡过了头,8点才出发攀爬第一个绳距,我、劫色、二娃交替攀爬,我基本都是连续攀爬4段,真的爬起很爽,特别是爬裂缝需要不停的胀手胀脚,不停的爬小烟囱,爽到都不想停下来放置保护点,所以我们攀爬效率非常高。4个人8个小时从C2干到婆缪峰顶。
    下撤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必须一个一个的下降,而且还要卡绳。每次抽绳所有人都在祈祷。卡绳,第一次劫色去了,第二次二娃去了,第三次刚抽10米卡住,这次卡得有点长!!!谁去,整个空气沉默了1分钟,“我去,我还没去过”,在黑夜中我顺着岩壁又向上攀爬了30多米,一开始内心是紧张的不得了,一旦开始攀爬,全身就全部放松下来并还在享受这种黑夜中的攀登。
    一直下降到凌晨12点30才到C2,我们的水已经喝干,二娃还剩下见底的可乐,他说他是每次喝到喉咙又吐到瓶里的(又学到一招)。到了C2,明少主动去找水,可惜找了1小时也没找到,我早已经累得钻进睡袋。睡到凌晨3点喉咙就像塞着一团火,这时候我已经满血复活,钻出睡袋把明少摇醒对他说“走喝水去”。我们拿着两个大矿泉水瓶子和一个反应堆来到水源处,先用反应堆烧开1.5L水,两个人全然不顾水有多烫先干为敬。然后再接满两壶水唱着山歌回到营地,此刻不亚于登顶的喜悦。
    D10 8月25日 星期日 晴
    今天必须睡到太阳晒屁股,从C2很快撤到BC,然后骑马回到景区,回到BC我的内心才给自己说安全了,我们登顶成功了。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兴奋,因为这次攀登并没有赋予它任何意义,只是完成内心的一个心愿。
    晚上回到二哥家,家里早已经备好酒与肉,只是今晚酒易醉人。
    俱乐部节假日一如既往的为光大登山爱好者提供半自主雪山攀登服务
    包括:四姑娘山大、二、三峰,半脊峰、那玛峰、雀儿山、牛心山、玄武峰、坐 标5342峰、日果冷觉、玉珠峰。周末攀岩、冬季攀冰。
    想半自主攀登、攀冰、攀岩的朋友或想了解婆缪峰具体登山报告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
    冬少说:
    攀登就是为了开心,如果不开心我为什么还去攀登?攀登是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得为什么要去攀登。
    明少说:
    冬老师喊我写个自我感受,其实婆繆的登顶对于我来说的感受,似乎过于平淡了一些,我向来不是圈子里的人,只是我圈子里的这些兄弟都非常的强悍,我登的很平淡,上去了就上去了,不能上反正也玩过了,心情特别的平静比起早几年安静了很多,我这人很奇怪,只能专心的做一件事情...三十而立只做了三件事踢球画画和登山,不同年龄的兴趣爱好,你说我踢球有多好,我曾经是市里的最佳射手,可我也被专业队拒绝了,你说我画画有多好,在专业人眼里不值一提的东西,你说我登山有多棒,比起我那些朋友,我只能是那个拖后腿的,在别人眼里业余的存在,异类的存在吧,一事无成的样子也是挺可爱的,登山是折磨艺术,也赚不到钱,钱在山上是最无用的东西,只能让你有自己的价值观,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让你可以直面自己过后的人生,和朋友一起成长,可能这才是登山对于我的帮助,对于不理解,也只有淡然一笑,每个人的生活不同,这个世界没有感同身受,原你我在当下生活的开心,最后很荣幸在这列表上,感恩!
    劫色说:
    我觉得本次下撤比攀登更让人心累,但总体都远远不及攀登阿妣山的苦。
    作为非职业的攀登者,这件事并不能改变什么,只是让我对于攀登更有经验心智更成熟而已,因为攀登仅仅是工作和生活的调剂品。
    二娃说:
    早点爬完我要回家踩松茸
    为了请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辞职,还好昨天领导批准了我的请假。在领导眼里为了攀登而辞职这是不敬业,但我在工作中却是很卖命并且追求极致的,因为我把工作也当成我的爱好,我尽量让它不枯燥并......
    我是在你们前一天进山的 下雨了第二天下撤回二哥家路上碰见你们了 估计你们不记得个

    发表于:2019-9-5 19:36


    为了请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辞职,还好昨天领导批准了我的请假。在领导眼里为了攀登而辞职这是不敬业,但我在工作中却是很卖命并且追求极致的,因为我把工作也当成我的爱好,我尽量让它不枯燥并富有挑战性。在别人眼里我可能太冲动,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错过了这个季节我又要再等一年,我知道这是我的权力更是我的自由,我需要做到尽量不给自己内心的向往去增加任何的噪音,这样我才能真正感到自由、感到我自己还是个人,而不是一个圈养在城市里的梦想家。
    今天,我和劫色带领三个队员一行五人,从成都出发来到四姑娘山镇杨二哥家(云巅高山协作队登山基地),这也是我们登山队在四姑娘山的基地。下午6点下班,7点半才从成都出发,来到基地已经快晚上12点,少不了和二哥喝两杯。喝酒就应该和知己喝,喝的那不是酒而是思念、是说不出的味道、是喜悦。微醉的时候会情不自禁表露出“水浒”般意境、或是饱含泪珠的眼神交汇、或是高昂的气质以及所向披靡的豪情。
    早上9点我和劫色带领三个队员出发前往四姑娘山三峰,老夏牵着两匹马托着我们的装备紧随其后,下午1点左右就到达了三峰大本营,在半路看到婆缪峰刺破蓝天,我默默的比划着去年我们攀爬的线路,遥望着即将要攀爬的线路和漂亮的山脊线。内心有激动也有恐惧,它的气势让我感到寒颤,同时虚荣心还是不经意间表露出来,指着婆缪峰给队员说:如果天气好下周我就可能站在那个尖尖上。看到队员惊讶的眼神我就感到特别的快活,虽然我真的想低调的完成这次攀登。
    晚上吃过晚饭,我独自守望着夕阳斜洒在群山之巅,翻上一块大石头躺在上面,把冲锋衣的拉链拉得最高,衣领遮住鼻子,冲锋衣帽子扣过眼睛,然后推出一道缝隙,守望着最后一缕阳光的消失。不一会儿一团云雾随风,蜂拥而至,我们大家都钻进了帐篷,期待着凌晨两点起床冲顶。还记得那年我第一次攀登四姑娘三峰就坐在这块石头上仰望星空、满天的繁星密密麻麻一眼望去相互重叠,一条银河挂在眼前,那种震撼足矣让我喊出“去你的城市生活”,但现在看到四姑娘山的一切的风景都变的那么平淡、甚至无味,只能从队员惊奇与喜悦的眼神中捕捉到当年所体会到的美、震撼。
    晚上十点,队员大喊“我不行了”。原来因为起大雾,他怕冷就把帐篷拉得严严实实,导致缺氧而出现轻微的癫痫症状。我和劫色决定连夜把队员带下山,我知道我们的决定将决定队员的生死。从晚上十点撤到凌晨12点,每下降100米队员的症状就好转很多,撤到3800米他已经痊愈,证明我们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二哥开车到喇嘛寺接我们,回到家三人(劫色、我、二哥)喝酒到凌晨2点,随后悄然入睡,这一夜精疲力竭。 D3 8月18日 星期日 阴    今天7点起床就收到老夏带领剩下的队员冲顶成功的好消息,然后起床去昨晚下撤队员房间查看情况,队员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状态。下午冲顶队员也回到了家中,吃完饭就叫车把他们送回了成都。
    晚上我的好兄弟也是本次的摄影师—明少从江苏赶来与我们汇合,我们准备周一再休息一天,周二进山。双桥沟的二娃也刚为客户采摘了几斤松茸后来到二哥家与我们汇合。今晚算是聚齐了,他们都说我的状态很好,划拳把劫色喝吐了,还换了个场子据说把老辈子喝吓到了,或许是朋友两三欢乐无比,又或许是明白后面一周都没酒喝要过苦日子了。今晚算下来应该喝了有1斤半左右吧! 我平时并不是那么爱喝酒,每次攀岩完我从不吃宵夜,因为我知道我一喝酒就会喝高,会影响第二天工作,在家每次运动完也最多喝一瓶啤酒解渴。记得当年和劫色认识也是在酒座上,10多个人都在欣赏我们两个人喝酒,那个气质高的吓人。最后心灵相通,相互给对方台阶下。所以酒肉朋友也可能成为搭档。 D4 8月19日 星期一 雨  这几天每隔不到两小时都要翻开天气预报APP不停的刷新,内心渴望它要么一直下雨要么一直大晴天。你们知道么?那种前面下雨后面晴的预报是很折磨人的!偶尔预报是阴天而实际又在下雨,烦、烦、烦。假如一直下雨,我们就计划转战西安去爬茄子峰(低海拔大岩壁520米 20段 5.11C,下一个假期再去完成它吧!),所以希望老天来个痛快,或许这也是无奈之下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很多事情是我们不能去控制的,我们是被动接受的,它就像一个公理一样存在在那里,我们何必去超这份心,此刻保持一颗顺其自然的心,显而易见会让我们减掉不少的烦恼。 早上因为下雨所以就一直睡,睡到中午才起床,二嫂给我们一人做了一大碗臊子面,吃完后我们进双桥沟整理二娃的装备,再回二哥家整合好装备,开车把装备送到马夫家,马夫则周二直接给我们驮到大本营。
    早上7点就被雨棚上劈里啪啦的刺耳雨声所惊醒,打开天气预报APP却报的是晴天,后来是各种泥石流推送信息惨不忍睹,微信上四面八方的朋友担心不已,可我不想告诉他们我还在被窝里躺着玩手机,我知道他们此刻正在拥堵的上班路上同我聊天,我怕他们失去心理上的平衡,我怕他们羡慕得哭。
    这雨没有变小的意思,背夫打电话来告诉我们说雨太大了不能一早出发,他们要等雨停了再进山,所以今晚要和我们在营地挤在一起。 下午雨总算停了下来,我们进入景区、走近喇嘛寺,一场大雨让景区里面空无一人,寺庙也空无一人。我们虔诚的围绕转经筒走了一圈,祈祷神的保佑。
    我们下午5点左右到达BC(牛棚子大本营),很快雨又下了起来,让我们希望的火焰像风中的蜡烛一样脆弱(这几天攀登根据小明的统计下来80多次雨)。四个人在蜡烛与头灯的照射下斗起了地主,那夜我是这么多次打牌唯一赢了的夜晚,最后我把这笔钱捐献给了基情。 今夜,我睡在伙房旁,耳朵靠着窗台,眼睛从正前方簸箕大的缺口处望着外面,漆黑一片,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一夜思绪万千昏昏沉沉。
    D6 8月21日 星期三 阴 天亮了,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大家似乎并不在乎这天气一样,一直睡到早上10点才有人起来。 中午12点背夫把我们的装备背上C1,这时候雨还是断断续续,13点雨基本停了下来。我在营地实在呆得无聊,就和小明出发去了C1,劫色和二娃继续在睡袋里面做他们的白日梦。14点出发大概15点到达C1,这时候天空露出了一小片蓝色区域,太阳从这个缝隙投射下来,照亮了整个营地。我继续轻装向上行走200米来到攀爬起点,观察线路,岩壁上挂着2条瀑布,真是担心不已,好的是今夜水源充足。 [attach]45215627[/attach] [attach]45215630[/attach]
    今晚早早的钻进帐篷,我和小明一人住一个帐篷,无聊就抽烟,这一夜我抽了一包烟,奈何越抽越寂寞。我打开帐篷外帐,侧躺着望向天空,今夜竟然满天繁星,心情随之好了不少,但寂寞总是挥之不去。我试着让自己去思考人生,但思绪总是杂乱无章。 凌晨三点,又下起了小雨,雨打在帐篷上劈里啪啦的使我烦躁不安。 D7 8月22日 星期四 阴 早上7点雨还在下,8点停了,终于停了,起床烧水做饭,等着劫色和二娃上来冲顶。12点还是不见人影,2点还是不见人影,对讲机又呼应不通(最后发现是频率错位),我和明少决定把装备运输到攀登根部。当我们运输完装备准备下撤的时候,他们总算上来了。据说他们下面(离C1,200M)一直在下雨。 今夜我们在帐篷里斗地主斗到12点,筹码就是草根,今夜真的腰酸背痛啊,真的比登山累啊。 [attach]45215623[/attach] [attach]45215624[/attach] [attach]45215628[/attach]
    D8 8月23日 星期五 阴 营地C1,今天计划5点半起床,6点半出发。最后大家还是一觉睡到了6点,这群人真是来睡觉的猪。7点从C1出发,8点来到技术攀登起点。起点是一个大光板,并且还有两条小水沟(前天的瀑布),幸好上面有一排挂片,我们可以用AD(器械攀登)的方式向上撸。第二段要向上5米然后横切到一个水沟,这5米有其他队伍留下的旧绳,二娃反复测试其可用性后沿着这跟绳子横切到水沟。劫色第二,可怕的事情是,劫色刚一用力绳子连同岩钉被拉到了我们面前,当时空气僵硬了几秒。我问二娃你什么感想?后怕吗?如果摔下去就是60米,并且底部全是乱石头。(标记,切记不再用前面队伍用过的绳子) 负重爬了四段来到乱石坡,刚好遇到一群岩羊在光滑的岩板上乱蹦,瞬间感到自己的渺小。12点来到C2,我先上山脊修完明天要攀爬的第一条绳距,网上的攻略说这一段最难,爬完后信心大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然后就是休整营地、营地卡拉OK. [attach]45215629[/attach] [attach]45215631[/attach] [attach]45215632[/attach] [attach]45215633[/attach]
    冲顶日,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睡过了头,8点才出发攀爬第一个绳距,我、劫色、二娃交替攀爬,我基本都是连续攀爬4段,真的爬起很爽,特别是爬裂缝需要不停的胀手胀脚,不停的爬小烟囱,爽到都不想停下来放置保护点,所以我们攀爬效率非常高。4个人8个小时从C2干到婆缪峰顶。 [attach]45215634[/attach] [attach]45215636[/attach] [attach]45215637[/attach] [attach]45215638[/attach] [attach]45215640[/attach] [attach]45215641[/attach] [attach]45215643[/attach] [attach]45215645[/attach] [attach]45215646[/attach] [attach]45215647[/attach]
    下撤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必须一个一个的下降,而且还要卡绳。每次抽绳所有人都在祈祷。卡绳,第一次劫色去了,第二次二娃去了,第三次刚抽10米卡住,这次卡得有点长!!!谁去,整个空气沉默了1分钟,“我去,我还没去过”,在黑夜中我顺着岩壁又向上攀爬了30多米,一开始内心是紧张的不得了,一旦开始攀爬,全身就全部放松下来并还在享受这种黑夜中的攀登。 [attach]45216187[/attach]
    一直下降到凌晨12点30才到C2,我们的水已经喝干,二娃还剩下见底的可乐,他说他是每次喝到喉咙又吐到瓶里的(又学到一招)。到了C2,明少主动去找水,可惜找了1小时也没找到,我早已经累得钻进睡袋。睡到凌晨3点喉咙就像塞着一团火,这时候我已经满血复活,钻出睡袋把明少摇醒对他说“走喝水去”。我们拿着两个大矿泉水瓶子和一个反应堆来到水源处,先用反应堆烧开1.5L水,两个人全然不顾水有多烫先干为敬。然后再接满两壶水唱着山歌回到营地,此刻不亚于登顶的喜悦。 D10 8月25日 星期日 晴 今天必须睡到太阳晒屁股,从C2很快撤到BC,然后骑马回到景区,回到BC我的内心才给自己说安全了,我们登顶成功了。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兴奋,因为这次攀登并没有赋予它任何意义,只是完成内心的一个心愿。 晚上回到二哥家,家里早已经备好酒与肉,只是今晚酒易醉人。 [attach]45216189[/attach] [attach]45216191[/attach]
           俱乐部节假日一如既往的为光大登山爱好者提供半自主雪山攀登服务      包括:四姑娘山大、二、三峰,半脊峰、那玛峰、雀儿山、牛心山、玄武峰、坐       标5342峰、日果冷觉、玉珠峰。周末攀岩、冬季攀冰。       想半自主攀登、攀冰、攀岩的朋友或想了解婆缪峰具体登山报告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 [attach]45215589[/attach]
       攀登就是为了开心,如果不开心我为什么还去攀登?攀登是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得为什么要去攀登。 冬老师喊我写个自我感受,其实婆繆的登顶对于我来说的感受,似乎过于平淡了一些,我向来不是圈子里的人,只是我圈子里的这些兄弟都非常的强悍,我登的很平淡,上去了就上去了,不能上反正也玩过了,心情特别的平静比起早几年安静了很多,我这人很奇怪,只能专心的做一件事情...三十而立只做了三件事踢球画画和登山,不同年龄的兴趣爱好,你说我踢球有多好,我曾经是市里的最佳射手,可我也被专业队拒绝了,你说我画画有多好,在专业人眼里不值一提的东西,你说我登山有多棒,比起我那些朋友,我只能是那个拖后腿的,在别人眼里业余的存在,异类的存在吧,一事无成的样子也是挺可爱的,登山是折磨艺术,也赚不到钱,钱在山上是最无用的东西,只能让你有自己的价值观,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让你可以直面自己过后的人生,和朋友一起成长,可能这才是登山对于我的帮助,对于不理解,也只有淡然一笑,每个人的生活不同,这个世界没有感同身受,原你我在当下生活的开心,最后很荣幸在这列表上,感恩! 我觉得本次下撤比攀登更让人心累,但总体都远远不及攀登阿妣山的苦。 作为非职业的攀登者,这件事并不能改变什么,只是让我对于攀登更有经验心智更成熟而已,因为攀登仅仅是工作和生活的调剂品。 早点爬完我要回家踩松茸

    很多事情就像是旅行一样,当你做出决定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最困难的那部分其实就已经完成了。

    发表于:2019-9-5 16:39

    上一篇:川西横断亲兄弟雅拉和党岭攻略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深圳金融服务中心 联系人:陈生 手机:131432999933 QQ:53332389
地址:中国广州白云区